第170章 伤口

月漓兮正看着傻乐充满低落情绪的背影入神,轻轻叹了一口气,背后一个温热的怀抱贴了上来,带着淡淡的兰香。

似笑非笑的气音在耳侧响起:“又在捉弄它呢?”

月漓兮索性放松了身子倒在他怀里,清亮的眸子渐渐染上一层愁绪:“我在担心,自从慕雪走了后,傻乐的情绪一直没好起来过,它的身体状况一年不如一年,再这样下去,也许哪天……”她猛地停住,声音已带了哽咽,肩膀微微颤动。

君祁墨眸色阴郁了一瞬,环住她的肩膀无声安慰。

月漓兮吸了吸鼻子,睫毛一颤眼泪控制不住掉了下来,被水洗过的黑眸藏着浓的快要溢出来的哀伤,声音轻得仿佛下一秒就要被风吹散:“它想慕雪,我何尝又不想?她是为了我才……”

君祁墨扳过她的肩膀,用指腹抹去她的泪渍,天生薄凉的声线放轻,带着柔和的安抚意味:“不怪你,慕雪忠心护主,她更愿意看到你活得更好,而不是为了她整日闷闷不乐。”

她犹带着水光的眼眸抬了起来,望向他,带着不为人知的脆弱,似信非信:“真的吗?”

君祁墨在心底深深叹了口气,吻上她的眼睛:“真的。”

“你身子不好,别哭了。”

他的额头抵着她的,手环上她的腰,看着她乖巧地垂着眼睫陷入沉思。

那场变故到底还是改变了很多。

曾经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月姑娘,不仅身子受损,眉间长年凝着抹不去的轻愁。

虽然还是会笑,到底不似从前了。